这是什么画?

  《韩熙载夜宴图》的故事大家真的了解吗?今天趣历史小编给你们带来全新的解读。

  中国五千余年的历史长河中,画作闻名遐迩者不在少数,其中有一幅画作《韩熙载夜宴图》,被誉为十大传世名画之一。这幅画作分多个部分,如同一幅连环画,绘制了

  时期著名官员韩熙载家中开宴作乐的场景,每段一个情节、一个地点、一个人物组合,每段相对独立,而又统一在一个严密的整体布局当中,繁简相约,虚实相生,富有节奏感。

  然而这幅名画创作的背后,以及之后的传承有序,都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,今天就带大家深入地走进这幅千古名作。

  画作当中的主人翁韩熙载,生活中五代南唐,南唐后主李煜即位后,任命韩熙载为吏部侍郎、兼修国史,可谓国之重臣。画作的作者,顾闳中,和韩熙载同朝为官,南唐李煜在位时期的画院待诏。

  李唐末年,各路节度使、太守、军阀趁势而起,撕裂瓜分大唐江山,江西、浙江一带为南唐,彼时的韩熙载已经可以说是权倾朝野的重臣了。他和南唐后主李煜的关系可以用微妙来形容,虽说韩熙载忠于国家、忠于君主,但是他为人耿直,时常顶撞李煜,李煜也很是无奈,对他又爱又恨,升了他的官又想踢他下台。

  不久以后,中原赵宋兴盛,南唐岌岌可危,南唐的满朝文武都是深知大势已去,韩熙载也是意识到这点,知道自己无力回天,于是就不再上朝,终日宴请达官显贵在家中饮酒作乐,夜夜笙歌。此事传入李煜耳中,甚是气愤,于是就叫顾闳中去参加韩熙载的夜宴,并要他将夜宴的场景细致的刻画出来。画作完成后,又将此画送给了韩熙载,李煜希望韩熙载能够领会自己的用意。然而韩熙载并没有,依旧过着放荡不羁的生活,直至李煜将他放逐金陵。

  《韩熙载夜宴图》全卷分为五个部分,每个部分分别用屏风和隔扇加以分割画面场景,使得整幅画作能够巧妙地连接,场景布局又显得统一。

  描绘了韩熙载与宾客们正在聆听弹奏琵琶的情景。画上每一个人物的精神和视线,都集中到了琵琶女的手上,结构紧凑,人物集中。但人们又都屏气凝神,使得场面显得十分宁静。画中的韩熙载,盘腿坐于榻上,左手腕落在膝盖上,手指下垂,神情凝重,略有所思的样子。此段出现人物最多,计有七男五女,有的可确指其人,弹琵琶者为教坊副使李佳明之妹,李佳明离她最近并侧头向着她,穿红袍者为状元郎粲。另有韩熙载的门生舒雅、宠妓弱兰和王屋山等。

  众人正在看王屋山跳“六幺舞”,韩熙载站在红漆揭鼓旁,两手抑扬地敲鼓。韩熙载右手举起鼓捶,使人感觉仿佛这二捶敲下去就能听见鼓的声音似的。郎粲侧身斜靠在椅子上,一边可以照顾到韩熙载击鼓,一边可以欣赏王屋山的舞技,不单单是画出了神韵,连心理都刻画得淋漓尽致。特别要注意的是,这部分新出现的一个人物德明和尚,他拱手伸着手指,谦卑的低着头,好像感觉和尚出现在这种场合多少有些不好意思。只能看着韩熙载击鼓而不看舞伎,眼神也是略显尴尬,十分符合人物身份。

  描绘的是宴会进行中间的休息场面,人物安排相对松散。韩熙载在侍女们的簇拥下躺在内室的卧榻上,一边洗手,一边和侍女们交谈着,也是整个画卷所表现的夜宴情节的一个间歇,整体气氛舒缓放松。

  这个场面的主人公韩熙载换下了正装并盘膝坐在椅子上,一边挥动着扇子,一边跟一个侍女吩咐着什么话。五个奏乐人横坐一排,各有自己的动态,虽同列一排,但也没有感到整齐统一的滞板。旁边一名打板男子坐姿端正,与富有变化的吹奏管乐的女伎们又形成一对比。

  画面描绘宴会结束,韩熙载站在两组人物的中间,伸出左手呈摆手状,宾客们有的离去,有的依依不舍地与女伎们谈心调笑的情状,结束了整个画面。

  整幅卷轴中,虽然都是觥筹交错,但是所有人脸上都没有出现笑容,要么平淡无奇,要么眉头紧锁,交织着热烈而冷清、缠绵又沉郁的氛围,把韩熙载等达官贵人在醉生梦死中及时行乐描绘的惟妙惟肖。

  虽然原版的《韩熙载夜宴图》已经失传,但是宋人临摹本现如今珍藏在故宫博物院中。此画历经沧桑,经许多名人之手。卷后有南宋史弥远“绍勋”葫芦印,清代宋荦钤“商丘宋荦审定真迹”一印,后隔水清代王铎题跋,后有“董林居士”、“纬萧草堂画记”等收藏印,明代王鹏翀、孙承泽、梁清标等鉴藏家的钤印。

  乾隆皇帝对《韩熙载夜宴图》十分倾心,留下了“乾”、“隆”、“乾隆鉴赏”、“乾隆预览之宝”、“古稀天子”、“太上皇帝”、“五福五音昌堂古稀天子宝”、“御书房鉴藏宝”、“石渠宝笈”、“三希堂精鉴玺”和“宜子孙”等诸多皇家印鉴。在《韩熙载夜宴图》卷后,有乾隆皇帝亲写的一段跋,落款:乾隆御识。

  还有就是张大千对《韩熙载夜宴图》也可谓情有独钟。某日,张大千从一位古玩商的口中得知,《韩熙载夜宴图》被北京玉池山房(老板马霁川)购得。张大千闻讯后想买下这张名画。《韩熙载夜宴图》乃国画之粹,稀世珍宝,被历代帝王珍藏。辗转流落到北京玉池山房。当日晚上,张大千来到北京南新街一位姓萧的朋友家中商量,那朋友的儿子萧允中是张大千的学生,朋友让他陪张大千前往玉池山房 。马掌柜索价500两黄金,张大千答应,又风风火火地带着画卷再至朋友家,与朋友再次同赏这件稀世名画。他俩看一会儿画,认定这幅《夜宴图》绝对是真品,不是赝品。张大千决定暂缓买王府的房子,先买下《夜宴图》。他有一枚印章,文曰“东南西北,只有相随无别离”。加盖在图卷上。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。

 《棕色的和谐》或者《鲁昂大教堂》作者是 克劳德·莫奈(Claude Monet, )
《棕色的和谐》这幅画显然是在一天下午画的;当时天气阴冷,气氛忧郁,光线晦暗而又沉闷,只见大教堂耸立于一片灰色的天空下,画面上用的是赭石色。
灰色的大钟,四周细细涂抹了一点既蓝而又带深灰的颜料,中央部分用的却是黄褐色。中央三扇大门如同三个黑沉沉的洞穴;那木门的深暗色今日仍可从画面上看出来。在以灰色为主的这种深暗色度的调和之中,我们仍可看到停留在各种雕塑上的光的符号,因为这些雕塑是用少量活跃的色彩绘出的。
彩绘玻璃窗上的蔷薇花饰,在正中大门小尖塔后面用的是沉浊的蓝色,因而清晰可见。
  相反,《鲁昂大教堂》这幅画是莫奈在一天傍晚夕阳西下的时候改换窗口画出来的,存放于马尔莫当博物馆。如今仍保留着草图状态的这幅画,稍稍从侧面看去,其***和浅玫瑰色已随着侵入其基础部分的巨大蓝色暗影而看不出来了。
在正中的三角楣顶端,阳光和暗影却异常分明;珊瑚红的笔触在门框处呈曲折状,为突出每个空隙处而使用的鲜红色和橙色,使得整个建筑熠熠生辉。各处雕塑则因用的是淡蓝色而基本上难以看出,塔楼上的尖形拱肋、小尖塔以及高过淡紫色大圆花饰的长廊都用的是这种颜色……阳光及各种折射光的明灭不定似乎都在使得建筑物得以形成,而又将其化解……除正门的上方,颜料都用得很淡。
为恢复光的活力,莫奈发明了一种非常具体的“粗糙而又粘稠”的笔法。他的这些有关大教堂的画是在吉维尔尼的画室中完成的。

我要回帖

更多关于 绘画 的文章

更多推荐

版权声明: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。

点击添加站长微信